1. <center id="u04p22"></center><span id="u04p22"></span>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班級管理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班級管理中的“工筆”與“寫意”
          時間:2018-05-31   作者:鞏利群  

                 每個班主任都有屬于自己的一套班級管理經驗,但歸納起來,可簡單概括爲兩種,即“工筆”與“寫意”。工筆:運用工整、細致、缜密的技法來描繪對象。寫意:用簡練的筆法描繪景物,重在體現所描繪景物的神韻。

        相對來說,領導和家長們比較喜歡“工筆”風格的班級。這樣的班級管理,規則明確,賞罰分明,嚴肅認真,細致周到,每個成員各司其職,各盡其責,整個班級如同一座運行精良的大鍾,零件齊全,嚴絲合縫,准確而目標明確地走向未來的每一天。

        這樣的班級,課間幾乎沒有大聲喧嘩、跑跳打鬧的;大課間站隊永遠最快最直;衛生從來都是年級組第一幹淨;學生儀表更是標准得和校規一樣,什麽長指甲、過耳朵的頭發、沒拉鏈的校服,都是“別人家班級”的事情。每個科任老師都喜歡在這樣的班級上課,沒有說閑話、搞小動作、溜號、頂撞老師的,一節課下來,老師們盡情發揮,心情舒暢!

        而“寫意”風格的班級,年級裏最古靈精怪、最調皮搗蛋、最善侃、最聰明和最笨、最把老師當朋友沒大沒小的學生,似乎都神奇地集中在了這裏。于是整個班級呈現出一種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絢麗場面。平日裏總有人偷偷帶個小首飾什麽的,政教檢查時麻利地摘下來;課間走廊裏總是鬧成一團、笑成一片;課間操時的隊伍總是歪歪扭扭的;上課時跟老師搶著說話,問這問那,一言不合就跟老師倔起來沒完;再不就前後桌三五個紮堆討論,往往氣得科任老師肝疼,去和班主任告狀,班主任一臉寵溺地笑,整個一護犢子!

        話說有一年,我接手九年級語文教學,任教的兩個班級,恰巧一個是“工筆”班,一個是“寫意”班。

        “工筆”班的孩子們上課時皆挺胸擡頭,神情專注,人手一支筆刷刷地在筆記本上飛。我一節課講得行雲流水、神采飛揚,下課前拍了拍滿手的粉筆灰,笑著問:“同學們,還有什麽問題嗎?”鴉雀無聲!鈴聲響起,我邁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一連幾個星期,節節課如此。老這麽零問題,尤其是和隔壁的“寫意”班一對比,完美得不禁讓我有些心虛。

        那天在“寫意”班上《木蘭詩》複習課,我正講著,中間幾個孩子開始小聲叽叽喳喳,我眼神示意並連帶提高聲調都沒用,于是只好點名叫起一個喳喳聲最大的孩子,問他有什麽問題。這孩子也不客氣,張嘴就問:“老師,‘東市買駿馬,西市買鞍鞯,南市買辔頭,北市買長鞭’,您說木蘭當兵怎麽還自備裝備呀?軍隊不給配備嗎?”他這邊話音還沒落,另一個學生又站起來,眯著眼問:“老師,木蘭家沒有成年的兒子,父親年齡又大了,還非得出個人去當兵,這是不是跟《石壕吏》裏那個抓壯丁一樣?”

        這幫小子,心還真細,問題還真刁鑽。因爲是複習課,我主要是圍繞中考考點講,而且我先入爲主地以爲八年級時老師應該已經說過這些問題,所以略過沒提。好在我曾經研究過這個問題,不然那天非栽了不可!

        這兩個問題都涉及中國古代的“府兵制”,兵農合一。府兵平時爲耕種土地的農民,農隙訓練,戰時從軍打仗,參戰武器和馬匹自備。府兵全家可免除賦役。

        孩子們的疑問解除了,教室裏終于恢複安靜,課正常進行。快下課時,我例行公事地問:“誰還有問題?”此時下課鈴聲正好作爲背景音樂響起,我前腳剛邁出教室門,後面就追上來一個膀大腰圓的“男生”,在走廊裏攆著我喋喋不休:“老師,您說這詩太騙人了吧!同行十二載,木蘭混在男人堆裏沒被發現是女孩!那她平日裏上廁所洗澡怎麽辦?來了月事怎麽辦?”

        我終于停住了腳步,有些震驚地看著眼前這個比我還高一頭的黑臉“男生”。

        這“男生”似乎意識到了什麽,抿嘴一樂:“老師,我是女生,長得中性了一點兒!”

        我長舒一口氣,心說哪是一點兒呀,簡直能以假亂真!嘴上卻說:“你的質疑有道理,那你說說,木蘭從軍這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真的!”女孩斬釘截鐵。

        “有點意思!”我眉毛一揚,定睛看了看這個濃眉大眼的女生,“講講!”

        “老師,我認爲木蘭到了軍隊不久就被同隊的人發現了真實身份。”

        “然後呢?”

        “同隊的夥伴們不舍得讓這樣一個美少女被攆走!”

        “然後呢?”

        “他們就暗中串通,集體守護這個秘密,處處給木蘭照顧,幫她遮掩,提供種種方便,當然這裏面還是摻雜些私心雜念的。”

        “然後呢?”

        “可是接下來的日子裏,木蘭用她的堅強勇敢、智慧善良、真誠美麗,折服了這些夥伴,于是他們收了私心雜念,成爲木蘭的鐵杆支持者、擁護者和追隨者!”

        “完美!”我贊賞地拍了拍女孩子的肩膀。

        女孩黑臉泛紅,眼睛卻亮晶晶的。

        又一天,“工筆”班打掃衛生區的值日生請假沒來上學,結果衛生區沒掃班級被扣了分。班主任批評了組長,並取消了他們小組本月評優的資格。組長委屈得直掉眼淚,下課後我悄悄問她爲什麽哭,她說每個人都有自己負責的衛生工作。我說誰幹完了過去幫個忙呗。組長又抹眼淚:“班規要求值日生做完自己的任務要立刻回到座位上自習。”我明白了班主任的用心,一是盡量減少值日對學習的耽誤,二是防止有人懶惰只等別人幫忙。可以說,這樣的班規,初衷是好的,但少了變通,以至于“工筆”班這樣一座大鍾,只要一個零件出現問題,就面臨著停擺的危機。

        反觀“寫意”班。秋季運動會上,800米跑時班主任發現班級跑得最快的女生沒上場,而是換成了那個黑黑的女孩,忙急著問:“什麽情況?”孩子們笑答:“飛人高燒,‘木蘭’替姐從軍!”

        實話實說“木蘭”跑得太慢了,還剩大半圈時,人家第一已經到達了終點。班級兩個男生沖上跑道,一路陪著“木蘭”跑到終點。當兩個男生把“木蘭”當英雄一樣的攙扶著回到班級座位區時,全班呐喊歡呼,給她倒水、擦汗、捶腿……不知道的還以爲這姐姐得了冠軍呢!

        再看旁邊的“工筆”班。全班坐成標准的矩形,橫平豎直,人人一頂遮陽帽,但凡有運動員從他們班級區域前面經過,手中的小國旗就隨著全班的“加油”聲有節奏地搖擺,然後放下,停聲,周而複始。運動會結束,大會頒發“班級精神文明獎”時,“工筆”班榜上有名。

        比賽結束——

        “工筆”班整齊撤退,地面幹淨如初。

        “寫意”班散兵遊勇,地面狼藉一片。

        返回班級的路上——

        “工筆”班的孩子們悄聲議論著:“運動會太無趣,又曬又累,希望明年秋季學校不要開運動會了。”

        “寫意”班的孩子三五成群,一邊搶吃剩下的巧克力,一邊調侃:“眼鏡,你今天發揮得不好,明年4×100米接力我跑最後一棒,鐵定第一!”眼鏡推了那男生一把:“就你那小短腿,別給咱班丟人現眼了!”幾個孩子笑成一團。

        期中考試——

        “工筆”班總成績年級組第一,但尖子生並不突出。

        “寫意”班尖子生表現不錯,但班級兩極分化嚴重。

        “畫”到這兒,我有些“畫”不下去了。因爲怕再“畫”下去,“工筆”班越來越機械,越來越僵硬;“寫意”班越來越隨意,越來越渙散。

        這幅畫接下來應該拜托齊白石大師來畫。

        齊白石認爲畫作“不似爲欺世,太似則媚俗,妙在于似與不似之間”。所以繪畫時應對物像特征加以強調誇張,對形則進行概括、取舍、歸納,“遺貌取神”。齊白石的畫作,寫意畫花草,以高度簡練的筆墨爲百花生精神,爲萬物長生命;工筆畫草蟲,嚴謹細致,惟妙惟肖。

        我們的班級管理,也應該在似與不似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既要細筆勾勒輪廓,有框架,有規則,同時又不能讓這輪廓成爲束縛和窠臼,一味地只強調“管”,而忽略了班級的人文關懷、文化建設、團結向上精神的培育。否則,一個班級就會徒有其形,缺少靈魂,受限于規則,無法生長壯大,日漸喪失活力與生命!而缺少規則的班級,因爲沒有必要的規範和制約,很容易讓年輕的生命如野草般肆意生長,看著生機勃勃,實則難以成才。

        一個優秀的班主任,應該是一個高明的畫家,既能屏神細描,又能落筆成風,展卷之間,形神兼備!

        (鞏利群 遼甯省盤錦市雙台子區教師進修學校 124000

        【責任編輯:趙敏霞】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