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8ksknd"><strike id="8ksknd"></strike><font id="8ksknd"></font></del><li id="8ksknd"><big id="8ksknd"></big></li><sup id="8ksknd"><fieldset id="8ksknd"></fieldset></sup><dir id="8ksknd"><select id="8ksknd"></select><address id="8ksknd"></address></dir><dir id="8ksknd"><tr id="8ksknd"></tr><dt id="8ksknd"></dt><address id="8ksknd"></address></dir>
    1.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智慧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新年級,師生關系如何破冰 :由“晚餐約起來”活動說起
        時間:2018-10-28   作者:黃林盛  

             新學期,我將帶高一重點班級,爲此,我欣喜不已,對即將到來的學生充滿期待。

      新生報到當天下午,學生進班打掃衛生,我把學生分爲五組,分配了不同任務,本以爲會出現一幅熱火朝天的勞動場景,然後桌椅整齊、窗明幾淨。現實情況卻是,一小時後,教室依然一片狼藉,多數學生袖手旁觀、站著發呆,少數幾個學生不緊不慢地拖地、擦桌子。我心中對優秀學生的美好期待大打折扣。

      報到後緊接著是軍訓,幾個女生一邊站軍姿,一邊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並且哭著喊著想家,想各種辦法來請假。

      這兩件事讓我不得不靜下心來冷靜分析原因。這個班學生中考成績較好,多數來自城區,家庭條件普遍較好,吃不了苦。他們總體性格外向,人際交往能力較強,見識廣泛,不接受大道理的說教。但大部分學生第一次離家住校學習,在陌生環境中心理上難免産生不安全感,要麽封閉自己,要麽逃避現實,致使新班集體的建設遇到障礙。

      找幾個學生談話,他們只是被動地一問一答,遲遲打不開話匣子,氣氛一度很尴尬。後來我看到股神巴菲特拍賣共進午餐機會的新聞,深受啓發,計上心來。

      宣傳發動

      軍訓結束進行總結時,我問全班學生:“同學們,你們聽說過股神巴菲特吧?”

      “聽說過。”部分學生慵懶地附和著。

      “巴菲特每年會拍賣一次跟自己進餐的機會,並把拍來的資金捐給慈善機構。你們知道,與巴菲特共進一頓午餐,需要多少錢嗎?”我故弄玄虛。

      “一萬!”“三萬!”性格外向的學生開始活躍起來。

      2011年,與他共進午餐的機會拍出了兩百三十多萬,而且是美元!”這個數據,遠遠超過大家的想象,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繼而驚呼不可思議。

      “對于渴望得到巴菲特指點的人或者有其他期望的人而言,能與年逾八十的巴菲特吃午餐的機會,恐怕已經掰著指頭都可以數出來了。”我在做了充分的鋪墊之後,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拍賣與我共進晚餐的機會。與我共進晚餐的同學,不用交錢,我請吃晚飯,想參加的請舉手。”

      策劃設計

      這下還真激起了不少學生的興趣,一半的學生舉手了。

      “這麽多人啊!我每次晚餐只請一位同學,哪位同學能幫我個忙,做我的秘書,統計下報名的同學,排個順序呢?”我借機活躍氣氛,並試圖尋找有管理能力的學生,爲接下來選擇班委做准備。真有一個學生主動舉手,願意幫忙。我們的“晚餐約起來”活動就開始了。

      “晚餐約起來”的流程是這樣設計的:

      1. 我的“秘書”每天提前通知當天要與我共進晚餐的學生,並預告第二天共進晚餐的名單;

      2. 下午五點放學時,與我共進晚餐的學生到辦公室找我;

      3. 我們一起下樓,由我帶領參觀校園,然後到食堂就餐;

      4. 晚餐結束後一同到操場散步,大約在晚上七點返回教室上晚自習。

      這樣的安排,既錯開了食堂就餐的高峰期,又延長了相互交流的時間。

      實施推進

      披著夕陽的余晖,我和學生漫步在校園的草坪上、青湖邊,聽著校園廣播台播放的勵志歌曲,看著三五成群聊天或背書的學生們,離開辦公室那種在學生看來很正式的談話場合,整個談話氛圍自然輕松了很多。

      往往是我主動發問,從家庭生活和初中學習兩個角度切入話題,家裏幾口人、最怕誰、爲什麽;初中最喜歡的老師是誰、爲什麽;最怕哪位老師、爲什麽;初中最得意的事情是什麽,最遺憾的事情是什麽,最喜歡吃什麽,最想去哪裏,等等。

      每一個問題都很“生活化”,學生感覺不到壓力,有話說,一會兒就天南海北地聊了起來,不自覺中性格特征和喜惡就自然流露了。一場談話下來,我基本上能夠了解學生的成長背景,把握學生的性格特征。

      聊天的過程中,我也會談談我自己,我的帶班理念、人生態度,甚至會不著痕迹地談到我的獲獎與研究經曆,以增加學生的信任感和樹立自己在學生心中的威信。

      我還會故意“泄露”一點自己的“隱私”,比如畢業于哪所大學、喜歡什麽電影、讀書時喜歡玩什麽等,給學生提供談資,讓學生因爲知道老師更多的信息,認識了真實的老師而親近老師、信任老師。

      情境的創設、問題的設計,自然不壓抑,談話發自于心、流之于情。這樣的聊天,增進了彼此之間的了解,拉近了師生感情。更爲受益的是,我結交了幾個“鐵杆”,既爲接下來組建優秀的班級管理團隊打下了很好的基礎,也爲後來班級管理過程中各種設想得以順利進行積澱了群衆基礎,獲得了更多的支持。

      案例故事

      一次跟一個“小胖子”一起共進晚餐,他不停地誇我年輕。我讓他猜我的年齡,他說:“老師您太年輕了,最多三十二歲!”我差點噴飯,我當時剛畢業第三年,只有二十六歲,把我看大了六歲,還誇我年輕!

      我接著追問他:“嗯,猜得差不多。那你猜我家孩子多大了。”

      “最多上小學吧?”看他那口氣,還是向他預期的更小的年齡去說了。

      我故意逗他:“其實是你的小師妹,明年要中考,上高一了。”

      他驚歎不已:“老師,您看起來真年輕啊!”弄得我哭笑不得。關鍵是他迅速把這個信息在班級裏傳播了,學生都知道班主任的孩子(小師妹)明年中考,上高一了。

      第二天,我正式在班級裏辟謠:“本人二十六歲,你們的師母都還不知道在哪兒。”消息勁爆,全班炸開了鍋。這件事情被大家作爲笑談,說了三年。

      隨著每天與一名學生共進晚餐活動的推進,班級不斷地傳出我的“隱私”和我班任課老師的“秘密”。比如說,英語老師是全市優秀教師,曾教出高考147分的學生;化學老師拿過多個全國大獎;生物老師是市《高考指南》編寫組成員之一,培養過獲全國生物競賽一等獎的學生。這些于聊天中“不經意泄露”出的任課老師們的背景材料,加強了學生對老師的認同和信任。

      在相約晚餐的過程中,也不斷暴露出更多有意思的事情,更多的學生繼續報名,整個活動持續了半個學期,涉及幾乎所有學生。有的學生收到第二天要和我共進晚餐的預告,就一直激動著,積極准備和我聊天的話題;有的學生吃完飯後興奮地跟家長打電話彙報。

      不少孩子第一次離開父母住校學習,家長聽說老師在學校裏請自己的孩子吃飯,也顛覆了他們對老師的認識,增強了他們對學校和老師的信任,使他們更放心孩子在學校的學習和生活了。

      活動反思

      吃飯,是中國社交的傳統方式之一,往往是拉近感情的重要手段。班主任帶著新入學的孩子,一次繞著校園的熟悉環境之旅,一次看似漫無目的的閑聊,一頓老師在校園食堂請學生吃的晚餐,讓一個個第一次離開父母住校學習的學生,逐漸熟悉環境、了解老師,消除陌生感,爲新集體的建立營造了良好的心理基礎。

      心理學上有一個登門檻效應,說的是一個人一旦接受了他人的一個微不足道的要求,爲了避免認知上的不協調,或想給他人以前後一致的印象,就有可能接受更大的要求。

      班主任通過與學生一對一、面對面的交流,打開學生的話匣子,在尋找彼此思想上的共鳴,增加情感上的共振,了解孩子對班級管理的意見、喜歡的老師和班級的特征的同時,討論班級管理的價值觀,逐步達成共同的認識,使學生感覺到他不是孤立于班級之外的,而是班級的一分子。在今後的班級管理中,再提出一些新的要求、布置新的任務時,學生往往能夠以主人翁的意識參與進來,這就爲新集體的建設鋪平了道路。

       

      欄目:工作筆談

      作者:黃林盛   廣東省廣州市真光中學

      責編:趙敏霞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