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8h01no"><abbr id="8h01no"><ol id="8h01no"></ol></abbr></sup><tt id="8h01no"><tt id="8h01no"><sup id="8h01no"></sup><small id="8h01no"></small><optgroup id="8h01no"></optgroup><button id="8h01no"></button><u id="8h01no"></u></tt><strike id="8h01no"><noframes id="8h01no">
                  1. <u id="8h01no"></u><blockquote id="8h01no"></blockquote>
                    <th id="8h01no"><font id="8h01no"><font id="8h01no"></font><abbr id="8h01no"></abbr></font><th id="8h01no"><big id="8h01no"></big></th><strike id="8h01no"><optgroup id="8h01no"></optgroup></strike></th><noframes id="8h01no"><tt id="8h01no"><dir id="8h01no"></dir><dt id="8h01no"></dt><ul id="8h01no"></ul><span id="8h01no"></span></tt>
                      • <address id="p7yojr"></address>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工作智慧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變“事故”爲“故事”:挖掘學生矛盾背後的教育資源
                            時間:2018-12-10   作者:郭文紅  

                                  班主任幾乎每天都會遇到一些來自學生的或大或小的突發情況,不一定都是打架鬥毆等“惡性事件”,往往只是一些在大人看來雞毛蒜皮的小事,可這些小事在孩子眼裏卻是“天大的事”,是“事故”。如何處理這些“天大”的“小事”,考驗著教育者的智慧。

                          比如,最近我班上發生的“換座位風波”——

                          事發——別生枝節

                          周二上午,我相繼收到兩張折得方方正正的小紙條。打開第一張,小李娟秀的字體立即映入眼簾:

                          郭老師:

                          小楊已經第三次將墨水弄到我衣服上,前兩次我都原諒他了。事不過三,說不定明天第四件衣服就被弄髒了。我,強烈要求換同桌!

                                                           小李

                          幹脆利落,簡潔明了,一如她平時的作風。

                          第二張小紙條上歪歪斜斜地寫著三個字“道歉信”,一眼我就認出是小楊的字。

                          道歉信

                          郭老師,我第三次把小李的衣服搞髒,讓她生氣。我不想讓同桌生氣,所以我請求換座位,還請郭老師原諒我。這次是因爲我在寫作業,下筆時用力太重,墨水無意間飛到她衣服上。我想幫她洗(回家),可是她不同意,非要告老師,我很緊張,怕她告訴別人,讓別人來斥責我。我想賠她錢,可她說不要。我沒有辦法,只好寫這張紙條,表達我的歉意。(我想跟小傑同桌)

                          小傑是一個自閉症兒童,平時的上學時間、聽課狀態、生活習慣等都與普通孩子有明顯差異。小楊居然主動選擇要跟小傑同桌,我由此清晰地感受到了小楊的惶恐與焦灼。

                          寫著作業,究竟怎麽把墨水弄到別人衣服上的呢?還不止一次!帶著疑惑,我找來小李細細詢問。

                          原來,小楊的鋼筆出水不暢,他就用力甩,並且甩的時候喜歡擡起胳膊往前用力。這樣一來,墨水就會四處飛濺,這次就飛到了小李左肩上,白色的襯衣上有好幾處墨水汁,特別刺眼,而小楊自己身上也沾了不少。平時他還不喜歡套上鋼筆帽,總是隨便往桌面上一扔,即使他不甩,墨水也會弄得到處都是,周圍的人也跟著“沾光”。

                          類似這樣的小事,班上幾乎每天都有。

                          多年的教育經曆告訴我,孩子之間的小小矛盾往往蘊含著豐富的教育資源,我可不能輕易浪費掉。我要把這個突發情況變成一次教育契機,讓事件朝著我理想的方向發展。

                          于是,我問小李:“照你的描述,其實他並不是故意的,對嗎?”本來我可以直接對她說“小楊不是故意的”,但我有意從她的描述中“挖掘”出她潛在的意思——“他不是故意的”。

                          “嗯,他確實不是故意的,但是我堅決要求換座位。他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老不改,我媽說了,事不過三,這次我堅決不原諒啦!要不然,明天肯定會有第四次!”

                          看來她有點“不依不饒”了。其實要處理也很簡單,我“順水推舟”,把小楊安排到小傑旁邊就可以了,這樣“受害者”小李滿意了,小楊也沒話可說;如果我不想調整座位,就和小李談談,要她度量大一些,將就著坐,想必她就算心裏不痛快也不會和我鬧。

                          但是如果真這麽“三下五除二”地處理了,很可能加劇小楊的心理負擔,也影響學生之間的人際關系,更不利于班級良好氛圍的形成。而處理好了,不僅可以打開兩個孩子的心結,更可以引導全班學生學會友好相處,學會正確處理問題。

                          于是,我決定幹脆把這件小事“擴大化”,將其變成一個“公共事件”。

                          喚醒——別開生面

                          下午的班會課上,在得到兩位當事人許可後,我介紹了事情的經過。

                          在描述過程時,我沒有渲染小李的抱怨,也沒批評小楊的壞習慣,而是突出兩個孩子的文明修養:“兩位同學都用寫小紙條的方式來請求老師幫助,既能體諒到老師工作的繁忙,沒有貿然打擾,又能理性、冷靜、清晰、完整地表達自己的情感和需求。這是一種文明度很高的表現,我爲這種方式點贊。經過調查,兩位同學的描述都客觀准確,沒有誇大其詞,也沒有無中生有。說明這兩人值得信賴,我爲你們驕傲!”

                          我這樣評論小李:“小李的衣服無端被弄上墨水,並沒有咄咄逼人,也沒有揪住不放,而是選擇一次又一次寬容和諒解,這都已經第三次了,實在是擔心今後還有類似事情發生,才選擇求助老師要求換座位。我完全能夠理解她的心情並贊同她的求助方式。”

                          我這樣評價小楊:“小楊也讓我很感動。第一,墨水弄髒別人衣服,他並非有意,主觀上不存在惡意;第二,弄髒之後他沒有逃避,也沒有找借口,而是積極主動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案(帶回家洗),在一種方案被對方否決之後繼續提出第二種方案(賠錢),這說明小楊同學具有極強的責任意識和積極處理問題的能力;第三,在兩種方案都被對方否決之後,他仍然沒有氣餒,還在思考如何彌補,最終選擇配合同桌向老師提出同樣的訴求——換座位,這是對同桌的一種尊重,很有紳士風範。”

                          最後我說:“他倆都是好孩子,我爲有這樣的學生感到欣慰!”

                          之所以這麽做,我是想喚醒孩子心中的美好,喚起孩子努力成爲一個好人的志向。兩個被表揚的孩子,尤其是小李,自己也會不知不覺地變得“通情達理”起來。

                          一次可能激化的沖突,被我導向了美好的表揚,全班都沉浸在這份美好之中……

                          但我的目的不只是爲了表揚和感動,而是要解決兩個孩子的問題,並借機教育全班學生。所以,我決定把兩個人的故事變成全班孩子的故事,而且讓所有孩子參與“編織”,甚至成爲故事的主人公。

                          于是,我話鋒一轉,將問題交給孩子們:“這麽好的兩個孩子,現在遇到問題了,變成了似乎不可調和的一對同桌,都強烈要求調換座位。我有點爲難,想請求大家的幫助,你們又會怎麽想呢?如果你是他們,能有超越他們的做法嗎?”

                          點撥——別出心裁

                          雖然把問題抛給了孩子們,但我不能讓這場討論變成漫無邊際的七嘴八舌。畢竟是五年級的孩子,要想潤物無聲地引導他們進行自我教育,還需要老師敏銳觀察,捕捉信息,適時點撥。

                          第一個發言者至關重要,因爲他的話是“輿論導向”。略加觀察和思考,我選中了小睿。因爲她成績優異,性格隨和,人際交往能力較強,在班級有一定的影響力,更重要的是她心地善良,我認爲她的思考和發言應該是有利于解決問題的。

                          可萬萬沒想到,她竟然說:“我是支持小李的,我覺得小楊這個習慣太討厭了,而且他還搞了三次!白衣服沾上墨水,很難洗掉,衣服就毀了。以前我跟他同桌的時候,也曾經被他弄髒過,他就是這樣!”

                          我一下懵了,原想著她會說些“寬容”“大度”“理解”之類的話,我正好順勢引導。可沒想到她一來就站在小李一邊,輿論也很可能將偏向小李。小楊剛剛挺直一點腰身,現在頭一下子就垂下去了,小李的眼睛則亮了起來。

                          雖然我有些失望,但表面上仍不動聲色,繼續滿含期待地傾聽,隨時捕捉有價值的信息。

                          “不過小楊他也不是有意的,”她突然話鋒一轉,我緊張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而且他還想了那麽多辦法來補救,說明他還是很有責任意識的,我覺得他還是不錯的。”

                          可能是看到了小楊更加低垂的腦袋,小睿突然加快了語速:“其實我以前也這樣,三年級剛用鋼筆的時候,我不會用,經常把墨水弄得到處都是,有一次還甩到了牆壁上,當時我嚇死了。”這明顯是孩子親身經曆過的事情,敘述完整流暢。她的話充滿了心理學上所說的“共情”,讓小楊感到了被理解,他低垂的頭擡了起來。

                          “哦,你也有過這個經曆,你是因爲不會用鋼筆,所以把墨水甩到了牆上。”我貌似無心地重複著,實際上是想強化這種“共情”,讓更多的孩子理解並原諒小楊,因爲這種錯誤不只是小楊一個人犯過,這是初用鋼筆者很容易犯的錯誤,是“很正常”的。

                          孩子點頭答道:“嗯,是的。不過我媽媽並沒有罵我,她跟我談話,原諒了我,還教我怎麽用鋼筆。如果我是小李,我會原諒小楊,因爲他只是不會用鋼筆。”

                          安靜的教室裏突然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那一刻我真是太開心了,我情不自禁地說:“好孩子,你的回答真是太棒啦!你看所有人都在爲你喝彩!”

                          小睿准備坐下,但我覺得她的回答還可以更完美,便啓發她說:“如果你能再添上一句話,一定會贏得大家更加熱烈的掌聲!”

                          但孩子一下子沒反應過來。

                          沉默、等待、期盼……

                          我提示她:“我願意像我媽媽教我一樣……”

                          聰明的小睿立刻接著我的話大聲說:“我願意像我媽媽教我一樣,教會他正確使用鋼筆!我願意幫助小楊!”

                          聽著小睿清晰、完整、堅定的聲音,更熱烈、更激動的掌聲久久回響在教室裏。

                          引導——別具只眼

                          大家繼續討論,大多數學生的意見和小睿一樣,表示應該包容、原諒小楊,並幫助小楊改正用筆習慣。但小星發表了不同的觀點:“小楊確實不是故意的,但是不代表他沒有犯錯啊!他已經三次把小李的衣服弄髒,如果繼續原諒他,肯定還會弄髒第四件、第五件,小李豈不是太倒黴了?爲什麽要讓小李一個人倒黴呢?所以,我還是堅持認爲,應該換座位!”

                          小星是小李的好朋友,她的話代表了一部分學生的心聲。大家又把目光聚焦到我身上。

                          突然的“雜音”讓我感到考驗來了,我略加思考,抛出一個問題:“換座位的最終目的是什麽?把墨水甩到別人身上去?”孩子們一下沉默了,似乎在思考。

                          我進一步追問:“這個問題解決了嗎?”

                          雖然爭論停息了,但我估計可能還有孩子的認識沒轉過彎,我決定繼續引導,最好能有孩子用正面的聲音去說服個別學生,就像剛才的小睿一樣。但請誰呢?

                          我把目光轉向了當事人小李,因爲根據我的觀察,她的態度已經發生積極的變化。于是,我走到她跟前,問道:“小李,聽了同學們的發言,此時你的想法又是什麽呢?”

                          小李顯得很猶豫,但她還是一字一頓地說:“如果—他—能—改—掉—這樣用鋼筆的壞習慣,不再把墨水弄得到處都是,我不介意跟他繼續同桌。”

                          她說的是“不介意”,而不是“願意”,明顯還是有點不情願,並且她有意加了一個前提——“如果他能改正這樣用鋼筆的壞習慣”,但我依然對她伸出大拇指:“好棒的孩子!在衣服被弄髒的情況下仍然能夠不計較,真的好棒!”

                          然後,我繼續說:“可是我們現在知道他的壞習慣還在,改變壞習慣可能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那麽換同桌的結果就是換一個同學的衣服被弄髒,你的目的是這樣的嗎?”

                          她搖了搖頭。

                          我接著問:“那在他沒有改正之前,你的態度是什麽?”

                          小李沉默了一會,然後擡起頭來堅定地說:“在他沒有改掉壞習慣之前,我願意和小睿一起幫助他改正壞毛病,我已經有躲讓的經驗了,如果換個新同桌,說不定會被他弄更多的墨水到身上的。”

                          感動就這樣猝不及防地蔓延到整個教室,熱烈的掌聲再次響起……

                          我想起蘇霍姆林斯基的一句話:“真正教育的邏輯在于:實質上,在教育工作中,正是學生本人充當著教師的第一個助手。”我爲我的孩子們驕傲!

                          借力——別具匠心

                          當天晚上,很多孩子將自己的感受記載下來:

                          今天我眼中最美的同學是小李,她對“墨水飛濺”很大度,主動原諒小楊並且幫助他改正,很棒!

                          我最欣賞小睿,因爲她主動提出幫助小李改掉甩鋼筆水的壞習慣,並提出把方法傳授他,很好。

                          今天我學會了在別人一件事做的不好的情況下,不能粗暴解決問題,要教那個人怎麽做。

                          小博的感受更加全面:

                          今天,我從小李和小楊身上得到了很珍貴的“金子”!(對美好品質的簡稱)

                          從小楊身上學到:作爲一個傷害者,自己首先要說實話,澄清了事實再進一步去彌補自己的過失,該怎麽樣就怎麽樣,不要推脫責任,將過錯都推給別人或者拉人下水。

                           

                          從小李身上學到:作爲一個受害者,不要得理不饒人,這樣會引起更多的亂子。自己和對方都各退一步,事情一定會很愉快地解決。如果兩個人誰也不讓誰,只會變成不歡而散的結局。

                          總結:傷害者要承擔責任,彌補過失;被害者要大度一些,謙讓對方,使事情和解。

                          ……

                          讀著這些話,我感到了這次教育的成功:把兩個人的矛盾作爲契機,引發班級討論;每一個孩子都是教育者,同時又是受教育者,彼此感染,互相感動。

                          集體並不是某種抽象的無生命的存在。集體是由個人組成的,它的生命力就表現在:一個人總在影響著另一個人,而這種影響又受到其他人的評價。借助于同學的評價,不僅對當事人産生積極的影響,也促進了整個集體品質的提升。

                          延伸——別有洞天

                          第二天,讓人吃驚而感動的一幕發生了——兩個當事孩子居然不約而同地帶來了一只新鋼筆,目的都是爲了更好地解決問題,小楊還把半個桌面那麽大的一張白紙貼在醒目的位置,上面赫然寫著幾個大字——注意蓋筆帽,切記!

                          小睿和小星共同對小楊進行了“用筆培訓”,周邊的同學也利用一切機會提醒小楊“蓋筆帽”,小李更是成爲“防護+培訓+提醒”人員,小楊也欣然地接受著大家的關心和幫助……

                          小楊母親聽小楊回家講述事情經過之後,主動在班級微信群中說:“孩子跟我說了墨水的事,很自責,感謝小李同學的寬容和同學們的幫助,還有老師的良苦用心。我們家長也督促孩子養成良好的用筆習慣,知錯就改,真誠地向小李同學道歉!”

                          家長們紛紛點贊。

                          一次孩子的糾紛以及在老師引導下的自我教育,又成爲教育家長的資源,家長們通過這件事也明白了培養孩子寬容、大度品質的重要性。甚至我完全可以這樣推測,有的家長也會因此而變得更加寬容和大度。

                          尾聲——別有滋味

                          小小的事件,大大的收獲,學生、家長、老師,學校、教室、家庭已經融爲一體,形成一股巨大的教育合力。

                          2009年美國年度教師托尼•馬倫在發表獲獎感言時說——

                          最優秀的教師有一個共同的品質:他們知道如何讀懂故事。他們知道走進教室大門的每一個孩子都有一個獨一無二、引人入勝,但卻沒有完成的故事。真正優秀的教師能夠讀懂孩子的故事,而且能夠抓住不平常的機會幫助作者創作故事。真正優秀的教師知道如何把信心與成功寫入故事中,他們知道如何編輯錯誤,他們希望幫助作者實現一個完美結局。

                          我正是抓住“換座風波”的機會,幫助孩子們創作一個關于純真和善良的故事。我是這個故事的構思者,但故事的推進卻靠全班孩子,還有他們的爸爸媽媽。每一個人都是故事的編織者,同時又都是故事的主人公。在共同完成這個“故事”的過程中,我引導孩子們“編輯(刪除)錯誤”,最後實現了一個“完美的結局”。

                          所謂“完美的結局”遠不只是兩個孩子重歸于好,也不只是其他孩子幫助小李改正用鋼筆的壞習慣,而是通過這件事孩子們學會了以寬容和大度處理生活中難以避免的小矛盾小糾紛。

                          這件事發生後的一周裏,班裏又發生了一些事——

                          考試的時候,由于小張沒有蓋好水杯蓋子,小曹又不小心碰到了杯子,水灑在了小睿做了一半的試卷上。三個小朋友沒有相互指責、埋怨,而是一起想辦法。征得老師同意之後,小曹又到文印室複印了一份試卷,非常積極主動地承擔了責任,將本來很棘手的事情用智慧和包容化解了。

                          吃飯的時候,小王拿到了一把畸形的勺子,惹得周圍同學一片哄笑。小王也笑了,然後依然用那把勺子吃完了午飯。他說:“遇到這種事,只要處變不驚,就能快速高效且不聲張地解決問題。”小王身後的宇總結說:“那些不嚴重的小事,‘忍一忍’就過去了,不要因爲一點小事使得自己不高興。”

                          ……

                          一次令人擔心的“事故”,就這樣變成了一個令人回味的“故事”:這就是“生成性”教育,考驗的是我們的實踐智慧。

                           

                          欄目:工作筆談

                          作者:郭文紅 江蘇省南京市芳草園小學

                          責編:楊丙濤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