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pan id="eyo0yr"></span>
              • <ul id="1x8254"><thead id="1x8254"></thead><em id="1x8254"></em><form id="1x8254"></form><code id="1x8254"></code></ul>
                1.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名師風采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田麗霞:老師,你的心事我願意聽
                    時間:2018-12-10   作者:田麗霞  

                         教師是一個神聖的職業,也是一個辛苦的職業。這個職業,有付出也有收獲,有快樂也有煩惱。誰來分享教師的快樂?誰來化解教師的煩惱呢?我的回答是:老師,你的心事我願意聽,我願做你心靈之聲的忠實聽衆,打開你心中的千千結。

                  學會放下,懂得堅持

                  下午三點,張老師准時來到我的辦公室。她顯得很緊張,也有幾分憔悴,坐在沙發上,一句話都不說。

                  我對張老師有所了解,此前見過一面。她研究生畢業,入職五年,工作很努力,領導很器重,成績也不錯;前不久還獲得了市青年教師演講比賽一等獎,我就是在那次比賽中認識她的。那時的她,激情澎湃、自信滿滿,與現在判若兩人。她遇到了什麽問題?我怎麽幫助她呢?

                  平靜幾分鍾,她開始說話:“我很痛苦,我是班主任,今年帶高三,我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早來晚走,自習課天天進班,每天都和學生在一起,可學生卻不領情。

                  “前一段時間,我發現有些學生學習狀態不好,成績下滑,就利用課余時間給他們補課,效果不錯。大多數學生都很高興,還有很多家長打電話表示感謝,說在今天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還有老師犧牲休息時間,無償給學生補課,真是很了不起。家長的話讓我心裏暖暖的,我覺得自己的付出值得。

                  “可就在前幾天,我忽然覺得自己的付出毫無價值。下課鈴響了,一個學生拿起書包就走,我喊他他不應,我追出去想攔住他,他居然罵了我一句,然後揚長而去。我覺得很委屈。我這麽努力爲什麽?他不領情也就罷了,還罵我,我爸爸、媽媽都沒有罵過我。

                  “第二天,他像沒事人一樣來到學校。我批評他,他不服氣,說放學後是自己的時間,他有權支配。他承認說了髒話,但拒不道歉,說那只是隨口說的,不是罵我。我叫來家長,家長一邊向我道歉,一邊替孩子辯解。我很灰心,平時家裏人說我傻,同事說我傻,我都不在意。到現在我才發現,我真的好傻……”說著說著,她哭了起來,涕淚滂沱,委屈至極!

                  待她稍微平靜一些,我開始說話。

                  “你不圖名不圖利,無償給學生補課,這一點很了不起,應該爲你點贊!但做人的黃金法則不是自己喜歡什麽,想給別人什麽,而是別人喜歡什麽,想要什麽。補課到底是你想要還是學生想要的?世上事有因就有果,有果必有因,這個學生爲什麽不願意補課?爲什麽那一天反應那麽強烈?你知道嗎?”

                  張老師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不知道學生要什麽,只是一廂情願地給予,盲人騎瞎馬,出現問題並不意外。”

                  “他不補課沒問題,我接受不了的是他罵我。”說到這裏,張老師又哭了起來。

                  “我理解你的心情!怎麽辦呢?讓學校開除他?”

                  “那不可能。”

                  “你辭職或調走?”

                  “我爲什麽要走,我又沒有錯!”

                  “你不走,他也不走。那結果只有一個,原諒他的過錯,認同他的解釋,接受他的道歉。其實,十幾歲的男孩子偶爾說句髒話也許真不是故意的。拿得起是聰明,放得下是智慧,過去的事情了得一樁是一樁。如果總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不休,一句髒話髒了他的嘴、汙了你的心、誤了全班學生的學習,那才叫因小失大、得不償失呢。

                  “你入職五年,成績卓然,賽課一等獎、演講比賽一等獎、基本功大賽一等獎,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沒點傻勁行嗎?你這不是傻,是大智若愚。如果因爲這點小事就心灰意冷,放棄努力,那是拿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那才是真傻呢!”

                  “您怎麽知道這些?”

                  “當然了,你是一顆正在升起的新星啊!我們都期待你的成功呢!遇到這麽點挫折就打退堂鼓,那不就成流星了嗎?”

                  “謝謝您,我知道該怎麽做了,學會放下,懂得堅持。”

                  真不愧是名校畢業的高材生,悟得透徹,說得明白。

                  談話結束了,張老師淚流滿面的樣子還浮現在我的眼前。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很多年輕人都像張老師一樣,帶著美好的理想和滿腔熱忱走上講台,卻因爲一點小小的挫折、一個小小的誤解而心灰意冷,放棄努力;甚至有些人因此而黯然離場,轉入其他行業,實在可惜。這就要求管理者在給年輕人壓擔子、定規矩、提要求的同時,還要爲他們保駕護航、支招獻策、擔責解惑,讓他們高揚教育理想,順利揚帆起航。

                  兼容並包,做好自己

                  傍晚七點,王老師如約而至。

                  她是一個文靜的女教師,三十五歲,從教十一年。甯靜平和的外表下透出幾分焦慮。寒暄幾句,她就直接把談話引入了主題。

                  “我要代表學校參加全市青年教師評優課比賽,我很緊張,後天就要比賽了,現在連教案都還沒有成型。”她說。

                  “爲什麽不提前准備?”

                  “准備了。可經過幾次磨課,老師們提了很多意見,我的思路基本上被否定了。我現在徹底亂了,不知道怎麽改,也不知道怎麽講。”

                  “按照大家的意見改啊!”

                  “我是個慢熱型的人,不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大家的意見不一致,有的還相互矛盾,根本融不進來。”

                  “不好意思,咱倆換一下位置,你坐到我這把椅子上來,可以嗎?”我說。

                  “好的。”她立刻起身,和我換了位置。

                  “你很容易接受別人的意見啊,而且反應很快。”我笑著說。

                  “這件事當然容易接受啦,換個座位又不影響什麽。”她笑著回答。

                  “大家的意見,影響了什麽?”我問她。

                  “影響了什麽?”她思考著說,“我是一個冷靜型的人。平時上課也偏于理性,我的課堂不熱鬧,但是學生聽課很專注,效果也不錯。可聽課的老師都說我缺乏激情,課堂太沉悶,讓我充滿激情地講課,想辦法調動學生的積極性,讓課堂氣氛活躍起來。我試過了,慷慨激昂我不會,幽默風趣我也不會。現在真成了邯鄲學步,連課都不會講了。”

                  “你初賽時怎麽講的?”

                  “我按照自己的思路講的,評委對我的課很滿意。”

                  “現在爲什麽不按自己的風格講呢?”我問她。

                  “這麽多領導、老師放下自己的工作來聽課,人家好心好意地提出建議,如果我不接受,多對不起人家啊。”

                  “大家聽課,評課,幫你出謀劃策,目的就是讓你的課更精彩。對大家的意見,你要合理取舍,不能照單全收,否則就成大雜燴了。你是在講課,不是爲別人做代言。”

                  她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這是我的比賽,我的課堂我做主,我不爲別人代言,我要爲自己代言!我可以采納別人的意見,也可以不采納別人的意見,關鍵是要做好自己。謝謝您幫我打開了心結!”

                  送走王老師,我的思緒久久不能平靜。入職十一年,教師積累了一定的工作經驗,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教學模式,形成了自己的教學風格,進入了工作的“舒適區”。這個階段是教師成長的關鍵階段,也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一部分教師會加倍努力,走入專業發展的快車道;一部分教師會滿足于眼前的舒適環境,進入專業發展的停滯區。

                  管理者要關注這批教師,引領他們走出舒適區,實現自我突破,獲得專業成長。其實,這些教師有很強的自我省察能力,如果引領得法,他們很快就能厘清問題,打開心結,輕裝上陣,奮然前行。對于王老師,我做了什麽呢?只是坐在她對面,聽她訴說,幫她澄清思路、找回自己;真正打開她心結的,不是我,而是她自己。

                  停止抱怨,完美自己

                  李老師是一名有二十年教齡的老教師,最近非常郁悶,經朋友介紹,找到了我。

                  因爲特殊原因,兩年前,李老師工作了二十年的學校與另一所學校合並了,但在李老師看來是被“吞並”了,校名是人家的,領導是人家的,他們就是寄人籬下的“二等公民”。

                  在原來的學校,李老師很優秀;到了新學校,一切從頭開始。她不甘心做“二等公民”,她想證明自己,于是加倍努力。

                  李老師做班主任,教畢業班。她嚴格要求自己,更嚴格要求學生。她要求學生每天提前二十分鍾到校上自習,但學生不配合,遲到現象屢禁不止。她想不明白,這麽簡單的事情,學生爲什麽做不到。她請家長配合,家長非但不配合,還給學校領導打電話,領導居然爲此而找她談話。她想不明白,家長爲什麽這麽不明事理,領導爲什麽這麽是非不分。

                  幹是辛苦的,怨是痛苦的,她心力交瘁,身心俱疲。有人勸她辭去班主任工作,她不甘心;有人勸她不要帶畢業班了,她舍不得。幹下去怎麽樣?不幹了又怎樣?她非常迷惘。

                  我問她:“你說你們現在是‘二等公民’,這體現在哪裏?是工資待遇不一樣?辦公條件不一樣?還是紀律要求、評價標准不一樣?抑或是自己的心理感覺不一樣?”

                  仔細思考之後,她說:“工資待遇、辦公條件、紀律要求、評價標准肯定都一樣,看起來應該是我的心理作用了。我們本來就不願意合並,多少有一些抵觸情緒。原來的學校規模小、管理松、競爭不激烈,老師們關系很和諧;學校離家近,走路上班只需要幾分鍾,日子過得很安逸。現在不一樣了,學校管理嚴格,競爭也很激烈,似乎每個人都是對手,而且都不是等閑之輩;再加上離家遠,中午不能回家,從早到晚耗在學校裏,疲憊得很。平心而論,這邊的領導挺照顧我們的,這裏的老師對我們也很熱情。”

                  我又問她:“你們原來學校的位置、生源、校風與這所學校一樣嗎?”

                  “當然不一樣了。原來學校位于城郊接合部,學生都來自附近的村莊和小區,學生和家長都很樸實。這所學校不一樣,學校在繁華地段,學生來自全市各地,思維靈活,個性很強,不好管……”

                  “學生來自全市各地,住得相對分散,在交通如此擁堵的都市,每天早到二十分鍾,這對學生和家長都是一個巨大考驗。在做出這個決定之前,你有沒有征求學生和家長的意見?家長打電話給領導,領導和你談了什麽?”

                  “領導也沒有說什麽。只是說有幾個學生住得特別遠,讓我適當放寬一點,其實領導還表揚了我,鼓勵我繼續努力。”

                  “這樣看來,領導不是是非不分,家長也不是無理取鬧,學生也不是不可救藥。那是什麽擾亂了你的心緒呢?”

                  “應該是我自己。對原來學校的依戀,對新學校的排斥,導致我情緒低落。再有,這個學校的教育理念和管理模式與我們原來的不一樣,我一下子接受不了。老辦法不管用,新方法不會用,想幹好又幹不好,才導致我急躁焦慮自亂陣腳。客觀來說,合並對我們是有好處的,學校好、生源好、社會聲譽好,走出去一說是這所學校的老師,大家很羨慕,我們也挺自豪的……”

                  說著說著,她沉靜下來,眉頭舒展開來。

                  四十六歲,年富力強;二十年教齡,經驗滿滿。這是學校的寶貴財富,是教育教學的主力軍。但有時候,執著會變成固執,主見會變成偏見,經驗會變成桎梏。這是職業生涯的又一個分水嶺。有的人選擇昂首前行,高歌猛進,走向新的輝煌;有的人選擇頹然止步,及時行樂,走向平庸。

                  如何引導這些教師克服職業倦怠,走出中年危機,開啓職業生涯的新征程呢?需要管理者主動走進這個群體,尊重他們的勞動,傾聽他們的心聲,引領他們把追求沉澱爲信仰,把經驗升華爲智慧。

                  夕陽非晚,余霞滿天

                  趙老師是一名有三十年教齡的老教師,雖然接近退休,但身體健康,精神飽滿。不過,她最近有些小煩惱。

                  她是學校年齡最大的班主任,很多人都問她:“你這麽大年紀還做班主任,到底圖啥?”她回答不上來,因爲她自己也不知道圖啥,領導安排了,自己習慣了,做就是了,就這麽簡單。可當越來越多的人問她這個問題的時候,她陷入了迷茫:

                   “我到底圖啥呢?錢?我不缺,班主任費不足以抵償我的辛苦。榮譽?榮譽對我已然沒有意義,再過兩年就退休了,高級職稱也評上了,別說得不到榮譽,就是得到了,那證書也已等同于一張廢紙……我真的什麽也不圖,可是大家不相信。”

                  面對朋友的關心、同情和不理解,趙老師心亂如麻,她想去和校長談談,辭掉班主任工作,像其他老教師一樣,在操場上走走圈散散步,和老朋友聊聊天敘敘舊,憧憬一下退休後的生活,分享一下養生心得。

                  “既然決定已經做出,爲什麽還心亂如麻?”我問她。

                  “難啊!一輩子沒有和領導提過條件,不知道如何開口。”她說。

                  “比做班主任還難嗎?”

                  “當然了,做班主任輕車熟路,不費力氣。隨著年齡的增長,脾氣平和了,看學生都挺可愛……”

                  我明白了,趙老師喜歡班主任工作,舍不得放下。我對她說:“再有幾年就退休了,不要再爲難自己了。古人說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我們已過知天命之年,幹嘛還被‘爲啥’‘圖啥’這些問題所困擾啊?別人的關心,我們收下;別人的不解,無需回答;更不用爲了迎合別人而改變自己。

                  “生活是風,快樂是雨,工作是雲,快樂工作就是風中有朵雨做的雲。如果做班主任能帶給你快樂,那就聽從內心的召喚,繼續幹下去,快樂工作就是最好的養生之道。

                  “莫道夕陽晚,余霞尚滿天。這麽拼命圖啥?享受工作,快樂生活,不負使命,光榮退休,爲自己的職業生涯畫上圓滿的句號,這應該是您的追求吧?”

                  趙老師笑了。

                  呵護教師心靈,助力教師成長。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這是職業生涯的四座分水嶺。拉年輕教師一把,幫他們克服成長的煩惱;扶中年教師一把,幫他們消除職業倦怠;陪老教師一程,幫助他們尋找工作的快樂,這是每一個教育人的責任與使命。

                   

                  欄目:田麗霞專欄

                  作者:田麗霞  河北省石家莊市第四十二中學語文教師、全國優秀教師、全國十佳班主任

                  責編:周芳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