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sig9og"></blockquote><dd id="sig9og"></dd><tr id="sig9og"></tr><pre id="sig9og"></pre><dir id="sig9og"></dir>
                  • <style id="sig9og"><ul id="sig9og"><noframes id="sig9og">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特別推薦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宋兵波:班主任如何智慧地運用“紀律與懲罰”?
                      時間:2018-12-17   作者:宋兵波  

                            在班級生活層面,紀律主要指維系班級正常運轉的規定、規則和規範,是對師生班級生活和學習提出的具體要求和行爲規範,諸如上課紀律、課間規則等班級常規;懲罰主要指因違背或違反班級紀律、規範和規則而産生的與其行爲相匹配的消極性教育對待,如通報批評、操行扣分等。

                       紀律和懲罰是班級生活制度化的重要保證,也是班級制度教育性特征的重要體現之一。在班主任工作中,運用紀律與懲罰實現班級育人,促進班級管理與育人的有機結合,是一種常態化的路徑選擇。但是,並不是所有以紀律與懲罰爲“抓手”的班級管理都能達到育人目的。

                    紀律和懲罰可謂班級管理中的“雙刃劍”,運用得當會推動育人工作,運用不當則會背離紀律與懲罰的“初衷”,甚至收到適得其反的效果。所以,班主任要認識到從育人手段、方式到實現育人目標中間存在著轉化過程,這一過程的關鍵是班主任結合自身工作實際,實現紀律與懲罰的智慧運用。

                    就班主任現實工作而言,恰當運用紀律與懲罰,達到理想的班級育人目標,需要一系列的智慧探索。

                    01班主任要做“好”的紀律與懲罰的制度設計者和建設者

                    設計一套“好”的班級紀律與懲罰制度,是班主任的首要工作。在設計之初,班主任要知道“好”的紀律和懲罰制度究竟“好”在哪裏,如何設計和建設才能確保是“好”的

                    一般而言,“好”的紀律與懲罰制度,能以制度化的要求融入班級生活,需要具有合理、正當的教育性,即班級管理選擇、確立、適用的紀律和懲罰制度,是著眼和服務于學生的學業發展和社會性成長需要,是基于班級工作的“育人”實質,而不是基于班主任自身管理工作的便利性和易操作。

                    另外,“好”的紀律和懲罰制度所包括的相關規則與要求應做到清晰、明確,能夠指向明確的主體、行爲和結果,能夠針對具體行爲進行明確要求和引導,能夠爲學生班級生活中的行爲提供“爲”與“不爲”的清晰邊界,具有較好的理解性。也就是說,班級成員必須充分理解制度存在的現實性、必要性,知道制度的實踐指向,明確紀律與懲罰制度的存在理由和依據。

                    通常,常規性的紀律要求和懲罰措施,因其籠統沒有具體指向,其作用在班級具體運行中會大打折扣。當然,這與學生的成長階段有關,在低學段班級紀律與懲罰制度會更具體,而在對高學段學生的要求上則會達到一個更高的、更抽象的水平。

                    在班級管理中,建立什麽樣的紀律與懲罰制度,通常會依據成熟的做法,依賴現成的實踐性經驗。但是,一項帶有規範性要求的紀律與懲罰制度必須具有現實性和必要性。譬如,班規是最能體現班級層面的紀律性要求,當然,學生守則、校規等也要在班級生活規則中強調和要求,但就班級生活內部要求而言,班規更帶有基于班級生活的創新性、獨特性,它直接影響學生的班級生活質量。這也是學校和班級制度與其他社會實踐中的制度的本質性差別所在。

                    也就是說,學校和班級中的紀律,是基于學生行爲的社會化養成和學校、班級生活的正常運行而建立的。但有些時候,班級中的“立規矩”往往超出上述考量,班級中的“懲罰”也不是基于上述要求實施,相反,是基于學校管理的便利和經濟性原則,如此建立的紀律與懲罰制度,只具有社會功能,少有教育功能。

                    所以,在建立班級紀律與懲罰制度過程中,作爲班主任工作的一項重要能力要求,一定要將“好”的、能夠充分體現教育性要求的紀律與懲罰制度建設作爲工作的核心,從“好”的著眼點設計出“好”的班級制度。

                    02班主任要掌握“好”的紀律與懲罰的實踐策略

                    班級生活中有許多規定,提出了行爲要求或規範性行爲導向,並附加後果描述,即什麽樣的違紀行爲會受到什麽樣的具體懲罰。還有一類則是有要求但懲罰不明確,導致班主任在執行時帶有隨意性。

                    譬如,學生課間做眼保健操,有幾個學生睜著眼,不按動作規範要求認真做,這時班主任需要及時糾正這類行爲和現象,要讓學生知道,對待學校集體活動要認真,不按要求行動會被懲罰性對待,比如班主任會懲罰全班學生加做兩遍眼保健操。

                    采取這種懲罰方式,對不遵循眼保健操規範要求的學生而言,很難發揮教育的作用,因爲在他們看來,認真做的學生也受到了懲罰,自己遵循規範要求與否結果都是一樣的;對于認真做的學生而言,其教育的效果更是適得其反,因爲無論遵循規範要求與否,都受到了同樣的懲罰性對待,心中不僅感覺委曲,甚至還會心生抱怨。所以,班主任的這一懲罰措施,不僅沒有起到教育效果,反而會誘發學生的抱怨和怨恨,甚至離間學生之間的關系。

                    制訂班級紀律與懲罰相關制度通常比較容易,最難之處在于執行中的“度”,班主任要智慧地“拿捏”紀律與懲罰的“度”實屬不易。

                    大家知道,班級之中幾十名學生,每一名學生各有其個性特征,甚至有的學生還有其特殊性。對于個性倔強的學生,班主任實施紀律與懲罰時,宜多用說理和說服策略;對于個性羞怯的學生,班主任實施紀律與懲罰時,宜多用引導和規勸策略。

                    如果不加區別及靈活個性化對待,班主任的工作可能永遠處于“鬥爭”狀態,這樣不僅損耗班主任的工作激情、精力和信心,其育人效果恐怕也會不盡如人意。

                    03班主任要構建“好”的紀律與懲罰的生成機制

                    “好”的紀律與懲罰的來源有:長期學校班級管理的豐富實踐經驗的積累,以及約定俗成的行爲規則,或者直接借用現成的紀律與懲罰規定和措施。這是多數情況下班級紀律與懲罰制度形成的主要途徑。

                    在班主任工作生涯中,長期的經驗積累爲班級管理提供了豐富的管理智慧,其價值不言而喻,但是,這種路徑依賴往往容易導致在班級管理中,對紀律與懲罰具體內容的簡單移植和粗暴使用,使班主任在采用和理解紀律與懲罰管理手段時缺失個體性的反思,其最終結果則是班級管理風格單一化,班級管理內容的雷同化,班級管理經驗的複制與移植,並導致班主任在工作中圍繞紀律與懲罰的行動實踐缺少創意和創新,更難體現出班主任在班級管理中個性化、情境性的管理風格。

                    事實上,“好”的班級紀律與懲罰的形成,不能簡單通過“傳經送寶”實現,它是一個班級成員共同參與,通過談判、對話、協商,最終達成的共同體共識。這種共識的達成是一個班級作爲個性化的組織開展的自我教育和主體性成長的過程,是每一個學生實現社會化成長和社會角色與能力提升的重要的教育過程。

                    從這個意義上講,每一個班級的成長,如同一個人的成長一樣,需要適當地重走紀律與懲罰從無到有的建設曆程。一個成功的班主任,較少會複制自己已往的帶班管理經驗,因爲他知道,每一個班級的組成是不同的,個性化的班級文化生成,不是簡單的同質化,而是異質化和個性化的有機結合,這才符合教育的本義。

                    因此,“好”的班級紀律與懲罰的生成,需要構建師生共同對話、協調與談判的機制,這不僅是管好一個班級的需要,更是實現每個班級成員社會化成長與社會能力提升的實踐需要。

                    04班主任要讓“好”的紀律與懲罰回歸教育本義

                    紀律與懲罰在班級生活中的存在價值,在于其具有顯著而必要的社會化教育影響和作用。衆所周知,班級育人工作涉及內容、方式和方法等諸多方面,無論任何一個方面,都是基于學生的學業發展、品德養成、能力培養等方面需要而設計的。也就是說,所有的紀律和懲罰的初衷和最後的目的,都是指向班級中每一個學生的成長和發展需要。

                    可以說,在學生的成長過程中,作爲社會化影響因素的班級生活,對于學生的社會化發展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社會生活中的規則意識、交往准則、互動規範很多都是直接來源于班級生活中的紀律與懲罰的初始影響。可以說,班級生活中的紀律與懲罰已經成爲學生走向成人社會生活的最初奠基。

                    由此,我們得出這樣的結論:紀律與懲罰在班級管理中的恰當定位,是發揮其教育作用的關鍵,更是回歸紀律與懲罰在班級中存在價值的必然選擇。可以說,建設班級紀律與懲罰體系,並使其成爲學生成長與社會化完善的必要保障,已經成爲班級變革進程中對班主任育人智慧的新考驗。

                     

                    欄目:理論與實踐

                    作者:宋兵波 北京林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責編:趙敏霞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