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bm07je"><thead id="bm07je"><center id="bm07je"></center></thead></label><big id="bm07je"><q id="bm07je"><dd id="bm07je"></dd></q><strong id="bm07je"></strong><center id="bm07je"><strong id="bm07je"></strong><dfn id="bm07je"></dfn><ins id="bm07je"></ins></center><label id="bm07je"><tr id="bm07je"></tr><pre id="bm07je"></pre><em id="bm07je"></em><abbr id="bm07je"></abbr><legend id="bm07je"></legend></label><option id="bm07je"><pre id="bm07je"></pre><abbr id="bm07je"></abbr><blockquote id="bm07je"></blockquote></option></big><q id="bm07je"><ol id="bm07je"></ol><small id="bm07je"></small><noscript id="bm07je"></noscript></q><noframes id="bm07je"><tt id="bm07je"></tt><del id="bm07je"></del><abbr id="bm07je"></abbr><blockquote id="bm07je"></blockquote>
            1.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心理健康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當老師遭遇學生“暗戀”
                時間:2018-05-07   作者:蔡毓慧  

                       由于初一、初二教英語的老師過于溫和,課堂上不怎麽管紀律,因此Roy養成了英語課講話、睡覺、有時不交作業的壞習慣,但憑借著一點小聰明把成績維持在及格線左右。初三換老師了,Roy想認真學,一再要求我對他進行“特別關照”。我和他一起總結經驗教訓,並制定了每天的計劃和要求,他很虛心地接受了我的建議。從那以後,我經常毫不客氣地指出他的缺點,有時也多給他一些課外拓展題目,放學後,他也經常留下來跟我討論問題。

              有一次,他在英語日志中寫道:“阿蔡姐是一位美麗、善良、負責又出色的老師,我以後找女朋友就要找像您一樣的。”“三八”婦女節那天,我一到辦公室就發現桌上放著一朵美麗的玫瑰花,旁邊還有一張卡片上寫著:“祝阿蔡姐三八婦女節快樂!”署名是“Roy”。他周末也經常發信息給我:“阿蔡姐在幹嘛?周末好無聊,好想周一快點到來,可以見到阿蔡姐,和您一起討論問題!” 漸漸地,我驚訝地發現,他跟我說話時不敢直視我,還老是紅著臉!憑著女性的直覺和自己的親身經曆,我感覺Roy一定是對我産生了特殊的好感。

              記得我讀初二時,遇到了一位睿智、熱情的數學老師,他的優秀和關懷很快讓我對他産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我知道,那就是傳說中的“暗戀”。于是我拼命學數學,以優異的成績來引起他更多的關注。那時我也不想過周末,因爲看不到數學老師很難受;我跟他說話也不敢直視,臉熱辣辣的,紅得像天邊的晚霞。但我的數學成績卻突飛猛進,從開始的80多分到後來的全年級第一。他鼓勵我考取市裏最好的重點高中,我怎麽能讓他失望呢?最終我如願以償……每當回憶起這段往事,我都對那位數學老師感激不已。自始至終,我都沒有把我的感情挑明,而隨著緊張的高中生活的開始,我接觸到更多新的老師和同學,心中那種特殊的情感才慢慢淡去。

              現在的Roy不就是當年的我嗎?于是我決定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一如既往地關心他、輔導他,並鼓勵他考取市裏的重點高中。中考一天天逼近,Roy 的各科成績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他對自己充滿信心。中考前一天晚上,我打電話到他家裏,囑咐他做題要細心,沉著應戰。終于,他順利考取了深大附中。

              放榜的當天晚上,我收到RoyQQ留言:“老師,其實您剛剛接手我們班時,我對英語的興趣不大,但是因爲您,我改變了。我不再在英語課上講小話或者發呆,反而是和您‘爭論’,也是這種方式讓我感到其實語法並不乏味。說真的,沒有您,我真的沒有今天,我也許在哪個角落郁悶去了。初中最後一年,還好有您,以後看到這種非母語卻又十分實用的語言,我就會想起您——我的英語老師阿蔡姐。”

              Roy上高中了,節假日總會給我發來祝福短信,而我則鼓勵他好好努力,我們之間一直保持著聯系。試想當初我的數學老師或者現在的我,發現了學生的這種特殊情感之後,刻意疏遠學生或直接找學生談話,做所謂的思想工作,那麽當年的我或者現在的Roy,會不會因爲心中的隱秘被直接戳破,感到無比的尴尬難堪而疏遠老師以致成績下降呢?Roy是個懂事的孩子,知道每個階段什麽對自己最重要,所以他也跟當年的我一樣,選擇了保守秘密,平安度過。

              處于青春期的孩子對異性有好感是很正常的,不管他“暗戀”的對象是同學還是老師,我們都不必大驚小怪。除非這種感情已經嚴重影響了孩子的生活和學習,這時候老師和家長的心理疏導和幹預才是必需的,而且應該非常小心地保護好孩子的自尊心,用智慧與真誠引導孩子走出青春期的迷霧。但如果孩子懂得取舍,知道輕重,明白事理,願意把那份美好的情感留在心中,並在這種感情的激勵下奮發向上,我們就不必想得那麽複雜,做得那麽明顯了,就讓它永遠成爲彼此之間的秘密吧!

              (蔡毓慧 深圳市福田區上沙中學 518048)責任編輯:陳秀娣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