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id="d54338"></q><abbr id="d54338"></abbr><span id="d54338"></span>
          <optgroup id="xood84"><tbody id="xood84"></tbody><th id="xood84"></th><q id="xood84"></q><fieldset id="xood84"></fieldset><code id="xood84"></code></optgroup><tr id="xood84"><tr id="xood84"></tr></tr><tbody id="xood84"><thead id="xood84"></thead><small id="xood84"></small></tbody><pre id="xood84"><strong id="xood84"></strong><fieldset id="xood84"></fieldset></pre>
            <thead id="xood84"></thead><acronym id="xood84"></acronym><ol id="xood84"></ol><button id="xood84"></button>
                    • <pre id="5b0jaf"></pre><select id="5b0jaf"></select><tfoot id="5b0jaf"></tfoot><bdo id="5b0jaf"></bdo><big id="5b0jaf"></big>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生教育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被遺忘的角落也需要陽光
                        時間:2018-05-07   作者:譚維河  

                              “他就是這樣了!”

                      今年9月份,我從剛畢業的初三年級安排到初一年級任教,擔任初一(5)(6)兩個班的語文教學工作。常年任教初三,乍一教初一,覺得一切都挺新鮮,課堂效果與課後作業也都感覺良好。可是,很快我發現每次給6班批改作業時都差一位學生,便詢問班幹部,得到的答案是:“陳小钊(化名)沒有交,他最不喜歡交作業了。他小學時就是這樣,以前我們老師都不管他,”聽了學生的回答,我更疑惑了:陳小钊爲什麽可以不交作業,小學老師也不管他呢?

                      帶著疑問,我向班主任了解情況,才得知他的智商有問題,什麽也不學,學什麽也不會。這時,有同事對我說:“不用擔心,也不必在他身上費心,無論你怎樣努力,他就是這樣了!”

                      真是這樣嗎?但學生如是說,同事如是說,我不禁動搖了:算了吧,就當他是多余的吧……

                      “老師,你不要不管我好嗎?”

                      第一單元測試時,我發現陳小钊把試卷填得滿滿的。可是仔細一看卻寫著些不著邊際、亂七八糟的東西,而且密密麻麻擠在一起,根本就看不出在寫些什麽;作文也沒有一句通順,就是純粹的漢字堆在一起而已。我越改越生氣,于是那一次考試,我給他的分數是一個大大的“鴨蛋”。

                      試卷發下去,陳小钊怯生生地拿著試卷過來問我:“老師,爲什麽這一題我答對了還是零分?我的作文一點分數都沒有嗎?”我接過他的試卷仔細看了一下,發現果真有一道選擇題他答對了,可由于我改試卷時粗心和生氣,把他答對的也給了零分。我有些不好意思,把自己改錯的地方糾正過來,給了他2分。

                      這時,陳小钊又說:“老師,幫我看看我的作文吧,真的一點分數也沒有嗎?”我再次認真地評改他的作文,但還是發現,除了題目,他的作文只是一些亂碼的文字堆在一起而已。于是我跟他說:“試卷上的字要寫好一些,考試時試卷不要亂填,要保持整潔,這樣就會得到一些分數的。尤其是作文,你可以一句一句地寫,把句子寫通順,這樣作文就可以拿到分數了。”他聽後激動地點點頭,並緊張地問我:“老師,我也想讀書讀出點成績,你不要不管我好嗎?”

                      看著他那期盼的目光,我心裏不禁愧疚不已:是的,他也是班裏的一分子,他怎麽能是多余的呢……

                      我要讓他時刻感受到班集體的溫暖

                      我打算先從陳小钊的家庭入手,了解他的家庭情況,這或許有助于我對他的教育。于是在一個周末的晚上,我進行了家訪。通過家訪,我了解到他的家庭很困難,爸爸媽媽是老實的農民,靠做零時工來維持生活。他們夫妻是近親,所以陳小钊就是現在這樣,生活自理沒問題,但智商不足70

                      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裏真不是滋味,這孩子還要跟我在一起很長時間,該怎麽做?一路上,我一直在想著……

                      第二天,我向班主任建議把他的座位調到靠近講台的地方,這樣能更好地關注他。同時建議讓他參加所有能參加的活動,以便他融入班集體。課後,我又鼓勵其他同學在生活和學習上幫助他。那天上課時,我發現陳小钊雖然還是經常發呆,但他不影響別人,教學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家訪之行堅定了我的信念:愛是教育之源,我必須讓陳小钊時刻感受到班集體的溫暖。

                      久違的笑容綻放在他的臉上

                      從此,在我眼裏,6班又變成是一個完整的班級,陳小钊的一舉一動也牽動著我的心。

                      我開始接近他,主動找他聊天。一天下課後,我走到他身邊,看到他的書幹幹淨淨的,一點筆記都沒有,就問他:“小钊,我上課你能聽得懂嗎?”他點點頭。“我教的詩你會讀嗎?”他又點點頭。于是我讓他讀一首詩給我聽,他讀得很認真,聲音也很響亮,雖然讀錯了好幾個字。我逐一把錯誤指給他,他重讀時竟然全讀對了。

                      在自習課上,他做作業時我也對他進行個別輔導,總是鼓勵他,並與他拉鈎約定。當我再次批改作業時,發現他再也沒有欠交作業了,他的作業字體也書寫得整潔了,抄寫的字詞只有少數是錯誤的。于是,我又逐漸對他的其他作業也提出了一些要求,他也基本能夠完成。

                      第四周,我們在教學《課外詩歌十首》時,准備舉辦一個朗誦會。事前我先單獨輔導了他一下,在朗誦會舉行到一半時,我念到陳小钊的名字,學生們都流露出驚訝的眼光,我說:“大家給他點鼓勵好不好?”學生們都熱情地鼓起掌來,陳小钊漲紅了臉,高聲朗誦起來。當他讀完後,學生們又報以更熱烈的掌聲。我再次對他進行了真誠的表揚,久違的笑容綻放在他的臉上。

                      第一次月考前,我給他制定了較爲詳細的複習計劃,並且多次對他進行單獨輔導。出乎所有人意料,陳小钊破天荒地考了25分,這可是他進入初中以後的最高紀錄啊!他高興,我自然也很自豪,很有成就感。更讓我高興的是,我還發現,雖然他的作文還是不通順,寫得也很短,但卷面整潔多了。我在講評試卷時,對他再一次進行了表揚,還在他的日記上留下了一段熱情洋溢的鼓勵的話。

                      看著陳小钊一點一滴地進步,我的心裏充滿了喜悅:哪怕是一棵草,它和花也是平等的。

                      對學生付出了愛,總會有收獲的

                      “老師,您要求陳小钊背一首古詩,他把四首都背熟了。”剛踏進課室,課代表馬上向我報告。“真的嗎?”我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是真的,老師!不信,您現在叫他背給您聽吧!”于是,我帶著一些懷疑,要求陳小钊完整地背誦第15課古詩詞四首。看著我和同學們鼓勵的目光,陳小钊終于朗聲背道:“觀滄海,曹操,東臨碣石……”雖然背得有些結結巴巴的,但在我和同學的提示下,他終于完整地把四首詩背完了。

                      我確實感到有些意外,內心不禁湧動著一股暖流:對學生付出了愛,總是會有收獲的。

                      “老師,老師,陳小钊背得不錯吧?”

                      “是的,他背得很好!我們給他掌聲!”

                      接著,我向全班學生說:“以後就讓陳小钊同學做背書小組長,你們相信他嗎?”

                      “我們相信你,陳小钊,加油!”學生們異口同聲地說。

                      上課鈴響了,我滿懷信心地踏上講台,心想:任何一扇心靈的大門,只要用愛去開啓,它也一定會向你敞開。被遺忘的角落也需要陽光!

                      (譚維河 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石碁第二中學511450

                      責任編輯:周芳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