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big id="ybzx1b"><blockquote id="ybzx1b"></blockquote><dd id="ybzx1b"></dd><del id="ybzx1b"></del><dfn id="ybzx1b"></dfn></big><style id="ybzx1b"><q id="ybzx1b"></q><thead id="ybzx1b"></thead></style><dt id="ybzx1b"><dl id="ybzx1b"></dl><dt id="ybzx1b"></dt><center id="ybzx1b"></center></dt><blockquote id="ybzx1b"><select id="ybzx1b"></select></blockquote><q id="ybzx1b"><b id="ybzx1b"></b><ol id="ybzx1b"></ol></q>
                  歡迎訪問中國班主任網
                  請輸入檢索內容: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業成長
                  聯系我們
                  • 編輯部電話:010-84655987
                  • 發行部電話:010-84634575
                  • 傳  真:010-84631422
                  •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 郵  編:100101
                  • 班主任微信公衆號 班主任新浪微博
                  愛意味著尊重
                    時間:2018-02-26   作者:邢奇志  

                        有了尊重,才談得上愛,在懂得如何尊重之前,我們是無法去愛的。這種以尊重爲前提的愛會讓我們和學生在一起更加自在,相處更和諧。尊重學生的不同情感,尊重學生的選擇,尊重學生的隱私,是我工作的前提,因爲我在這方面有過“慘痛”的教訓。

                  學生王某的父母過著雙城生活,母親長期不在身邊,父親工作很忙,缺少家庭溫暖的他就上網打遊戲,久而久之便成瘾了,並且越來越嚴重。一天早上他起不來床,家長無計可施之下給我打電話。我打的到了他家,看見他躺在床上,我就開始勸說,坦誠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擔憂,進行情感交流……半小時後他起床跟我到了學校,但他一整天都低著頭不看我。過了兩周他再一次起不來床,我重複了上一次的措施。之後他不再需要我“叫早”, 但是卻經常請病假,眼神越來越迷離,而我們倆的關系也越來越遠。畢業之後他沒上高中,而是蝸居在家裏,繼續他的網絡生活。

                  這是我教育經曆裏少有的“慘敗”,很長時間無法釋懷——這個學生給我的記憶是“痛悔”。一“悔”情感沖動,叫他起床。青春叛逆期的孩子,最在乎的是“面子”,我不禮貌地闖入他的私人空間,沒有尊重他的隱私;二“悔”自以爲是,替他抉擇。在他跟我來學校之後,表示想上技工學校,我們卻認爲他應該上高中考大學。我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強迫他接受家長和自己的意志,控制並壓制他選擇的空間。只有無條件的接受,才能令一個孩子感受到被愛,然而,我和他父母的行爲讓他感覺到我們的愛都是有條件的——“你必須做到什麽,我才愛你。”三“悔”過度自負,自我膨脹。一個有嚴重“網瘾”的學生,我的教育能力不足以承擔這個責任,但我卻在家長的期待下,迷失了自己,大包大攬地承擔自己力所不能及的教育責任,贻誤了教育“良機”。這既是不尊重家長、孩子,也是不尊重自我的表現。8年的傷懷,讓我總是幻想能“穿越”到當初,讓一切重新開始……

                  但這件事讓我的教育經曆更有意義,因爲它讓我領悟到,我們首先要尊重自己,尊重自己的情感,如此我們才能有愛的能力,有了愛的能力才能對學生施愛。所以,我經常自問:我有什麽地方值得學生尊敬?我做的事值得尊敬嗎?我尊重學生尤其是那些“做了讓我不太喜歡的事”的學生嗎?我怎麽找到他們值得我尊重的地方?

                  慢慢的,我嘗試把上課的常用口語“你們聽懂了嗎”改成“我說明白了嗎?我的意思表達清楚了嗎”,小小的改變,學生感覺特貼心,特受用;對違規學生我的常用語是:“對不起,我理解你的情感,但我不贊同你的行爲。同情你的遭遇,但不能減免對你的懲罰。”學生通常都能接受和理解;對鬧情緒的學生我常說:“給你時間消化一下……”學生很快就“消了氣”;我從不沒收學生的課外書,也不翻看學生的手機,更不會隨意“揣測學生的行爲”。我喜歡學生和家長一起“開家長會”,大家一起商量解決問題。每迎一批新學生,我都會寫一封“給同學們的信”,特別闡述我的教育信條:尊重一切人和事。

                  作爲教師,並不強求我們任何時候都喜歡我們的每一個學生。學生是人,而且是處在成長過程中的人——他們有討人喜歡和讓人厭煩兩方面,而我對自己和學生的要求是一樣的:尊重並接納完整的自己。

                  (邢奇志 江蘇省蘇州市草橋中學校215011

                  責任編輯:陳秀娣

                  版權所有 © 2016 北京教育科學研究院《班主任》雜志社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四環東路95號
                  電話:010-84655987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引用 京ICP備05027520號-1